请在此处输入关键词、文章标题或者部分正文内容即可快速搜索文章:
您当前的位置: 企财网 > 资讯 > 正文
企财网-移动版 首页

财经 | 双星三次创业:传统产业转型的典型样本

时间:2020-10-30 19:30  阅读:1
分享到:

作为工业大省山东,一窝蜂去寻求发展新兴产业是不现实的,更需要 “老树发新芽”的传统产业改造提升。“新功能”不是“新兴产业”的同义词,它既来自于新经济的发展壮大,更来自于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。经历了赛道转换、智能化升级,再到现在着手进行机制体制改革三次创业的双星,格外具有典型意义。

文/《财经智库》研究员 袁雪  编辑/张燕冬

生长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人一定不会忘记,年少时有句口号叫“穿上双星鞋,潇洒走世界”。如今,双星仍然是青岛传统金花转型的优秀生,但其业务已经从鞋中脱胎换骨了。

双星的故事,既是一家企业面对快速变化的市场竞争环境,改变打法、遭遇挫折,从而最后找到一条道路的转型故事,也是新旧动能转换的一个典型案例。

作为工业大省山东,“一窝蜂”地去寻求发展新兴产业是不现实的,更重要的是如何让传统行业自生出新的增长点。“新动能”不是“新兴产业”的同义词,它既来自于新经济的发展壮大,更来自于“老树发新芽”的传统产业改造提升。

经历了赛道转换、智能化升级,再到现在着手进行机制体制改革的双星,对于当下中国经济的转型格外具有参考价值。

全面转行做轮胎

双星源自始建于1921年的维新织带厂,1936年日本人占领青岛后更名为福字胶皮厂,1951年更名为大元橡胶厂,为国家制造抗美援朝的军鞋,从此开始与鞋结缘。1956年,被国家命名为“国营第九橡胶厂”,成为国有制鞋企业。

2002年开始,双星开始逐渐摆脱运动鞋品牌的角色:2002年收购位于胶南的华青轮胎,2005年收购了湖北十堰的东风轮胎,一直到2008年鞋服产业全面改制后从集团分离,双星彻底转身深耕轮胎业。

企业的转型是为了腾挪空间,为自己创造出新的增长潜力,但对于双星来说,这一次的转身是从一个竞争激烈的行业,转到了另一个竞争同样激烈的行业。中国的轮胎行业非常分散,附加值低,再加之收购的两个资产都不算优秀,反而给双星带来了沉重的负担。

2015年,美国宣布对中国轮胎的 “双反”终裁,美国商务部终裁中国产轮胎存在倾销和补贴行为,相关中国厂商将被征收14.35%-87.99%的反倾销税和20.73%-100.77%的反补贴税。对双星等中国轮胎企业出口带来巨大影响,出口之路几乎堵死。

2014年以前,我国轮胎出口飞快增长,到2014年,我国轮胎出口数量已增长至4.76亿条。其中2014年,国内仅出口至美国的轮胎数就有近1亿条,出口金额也达到近40亿美元,金额比重占据了国内出口总金额的35%以上。以“双反”裁决为分水岭,截至2019年,国内出口至美国的轮胎数量下降至不足4000万条,出口金额也仅为11.32亿美元,较2014年时期下降了200%以上。

简单的更换赛道并不能解决问题,“如果要腾飞,必须要做引领未来的事”, 双星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柴永森表示。

柴永森曾任海尔集团常务副总裁,他将硬件不错,但因为观念、管理方面的原因而陷入困境的企业比喻为“休克鱼”,“激活休克鱼”则是他所擅长的:在海尔的生涯中,他曾几次让负债累累的企业重焕生机。2013年,双星遭遇挑战,徘徊在生死边缘,柴永森再次“临危受命”接手双星。

第二次创业:向“智慧型”转型

双星的第二次创业,源自对于卖低端廉价轮胎行不通的彻底认识,开始了以从“汗水型”向“智慧型”为主线的转型。

根据柴永森的叙述,二次创业起始于2014年1月,集中精力做了四件事情。第一件事就是关停老工厂,直到2018年关停所有9个老工厂,淘汰了90%以上的落后产能。

接下来就开始筹建全球轮胎行业全流程“工业4.0”智能化工厂。

图片

青岛双星工业4.0示范基地

轮胎行业进行智能化制造的难点,在于其生产过程中原料形态的变化。轮胎的原料是粉体和液体,胶是液体,炭灰是粉体,经过密炼、压延、成型、硫化四个流程,形成轮胎成品。全球工业4.0的改造经验主要在处理固体,液体与粉体的配比问题是一个难点,因此双星只能自己创造智能物理信息系统(MEP)来解决这个问题。

工厂改造的最直接效果,是生产效率提高了近3倍,工厂此前需要将近1000人,现在不到300人;产品不良率降低80%以上。

建成“工业4.0”工厂的另一成果是促成了双星二次创业路上的第三件事:培育新产业。

据柴永森介绍,在建造智能工厂时,工厂里80%的装备和机器人都是自主设计和生产的。在这个过程中,培育了智能装备、工业机器人的产业能力,此外废旧轮胎循环利用也成为另一个新兴培育起来的产业重点。

二次创业过程中的最后一件事,是一个走向国际“蛇吞象”的故事。

2018年,双星收购锦湖轮胎,历经了双方达成协议、无责任终止协议、重回谈判桌等戏剧性转折,历时两年终于达成。双星获得锦湖轮胎45%的股份,并成为锦湖轮胎的控股股东。

锦湖轮胎是韩国第二大轮胎生产商,曾位列全球轮胎行业前十。锦湖轮胎目前全球设计产能约为 6000万条,全球范围内8家轮胎生产工厂。

这次收购让双星继续强化了二次创业道路上的两个重要追求:品牌与技术。

品牌方面,锦湖有更强的品牌溢价:假如米其林轮胎价格设定为100,锦湖的水平可以达到80到85,中国轮胎最多在55到65之间。中国在十年前就是全球轮胎大国,但并非强国,话语权和定价权缺失。

二是看中了锦湖在轿车胎方面的三大技术优势,即帮助降低油耗的低滚阻、不充气轮胎,以及代表着未来方向的智慧轮胎。锦湖的优势在轿车胎,双星在卡车胎,双星控股锦湖轮胎可充分发挥双方的协同效应。

双星所在的山东轮胎行业,从规模上是全国最大的,产量占据全国的半壁江山,根据山东省统计局2018年的数据,山东省轮胎生产企业达到192家,山东省共生产子午线轮胎占全国总产量(6.19亿条)的53.4%。

轮胎行业也是“大而不强”的典型,自然成为山东进行新旧动能改革的重要着力点。山东省提出了轮胎行业转型升级目标,即在整体产能基本保持不变的基础上,轮胎产业集中度、子午化率、品牌价值、质效水平明显提升。

可以看出,双星所做的几件事情,与这一目标颇为吻合。在改造提升传统产业这篇大文章中,如何以质量效益为中心,通过新技术、新产业、新业态、新模式,促进产业智慧化、智慧产业化、跨界融合化、品牌高端化,青岛双星的创业历程,格外具有参考价值。

制造老兵对智能制造的思考

双星的“二次创业”为公司实现跨越式发展开了一个好头。后续,双星仍要在“工业4.0”领域继续深耕。作为在家电制造业30多年的老兵,柴永森对于制造业的未来方向进行了很多思考,这些思考也与双星的下一步息息相关。

他将工业互联网分为工业中市场、工业前市场、工业后市场。工业中市场主要就是制造过程,智能工厂要能够有自己的逻辑,不断进行学习,自动形成生产指令指挥生产。

工业前市场则是研发和采购问题。双星耗资5亿元建设了全球研发中心,其理念是用“共享研发”的模式将全球的研发力量集合起来,解决轮胎研发中的难题。

此前世界对中国轮胎业颇多质疑,指摘中国在轮胎业的三大要素:配方、花纹和装备,要么就是模仿,要么是拿来主义。双星的智能研发网着力解决的就是整合全球人力资源,集中力量进行研发。在当前全球的大背景下,这一努力又对于供应链的稳定,避免卡脖子具有了新的意义。

工业后市场包含着三张网,销售网、服务网和胎联网。以胎联网为例,一旦实现轮胎的互联,一是可以走“卖公里数”的轮胎租赁商业模式,二则可以在轮胎维修方面做文章。这关乎传统制造业向制造服务业的转型,也可能成为双星未来的新增长点,如今则是在探索尝试中。

第三次创业:以“混改”为突破口

青岛双星的第二次创业,是以“创双星世界名牌”为目标,2020年度“亚洲品牌500强”榜单中,双星轮胎综合排名第323位,品牌价值576.98亿元,位居亚洲轮胎品牌第三名,领跑中国轮胎品牌。柴永森自述,下一步的目标是打造世界第一流企业,就必须进行体制机制的改革。

今年1月16日,双星开启“三次创业”,以混改为重要战略支撑点,以进一步释放“二次创业”智慧转型所创造的潜能。

这亦是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的方向。山东省在成立新旧动能转换示范区时提出,以混合所有制改革为突破口,加快国企“倒计时”改革,3年内省属企业混改户数和资产占比均超过75%,资产证券化率达到70%,改出“国企资源+民营机制”的新优势新活力。

双星的“二次创业”,用了5年时间,收入由不到50亿元到了200亿元;“三次创业”的目标,则是争取用5年的时间实现收入、市值、资产三过1000亿元。

实现向千亿规模企业的跨越,双星首先要继续深耕优势行业,同时继续丰富产品线,突破技术障碍,进军矿山胎、航空轮胎等,同时,还要大力发展新产业。

更关键的还是要靠体制机制的改革。“推进国有企业改革攻势”是去年以来青岛发起的15大攻势之一, 双星混改是青岛市属企业集团层面混改的突破。

2020年4月27日,双星正式启动混改挂牌。2020年7月16日,全面完成引进战投与员工持股的混改工作。双星混改引入启迪科技城集团有限公司、青岛西海岸新区融合控股集团有限公司、山东省鑫诚恒业集团有限公司三家战略投资者。 

混改后,双星集团由国有独资企业转为国有控股公司,股权结构变为:青岛城投集团持有41%的股权,启迪科技城集团持有35%的股权,融合控股集团、鑫诚恒业集团分别持有4.5%的股权,“职工持股平台”持有15%的股权。

“双星到了不得不改的时刻。”柴永森表示。

通过混改,双星突出四个新:

一是新战略。紧紧围绕橡胶轮胎、人工智能及高端装备、废旧橡塑循环利用三大主业和模式创新,实施智慧生态、智慧轮胎、智能装备、环保新材料的“三智一新”战略。

二是新资源。双星混改既坚持问题导向,又坚持战略导向,引进战略投资者,不仅引入资金,更重要的是引入支持双星实施新战略、打造千亿级企业的关键资源。

三是新机制。在引入战投的同时,加速开展员工持股,建立起“国有体制、市场机制”的新模式和“利益共享、风险共担”的长效激励机制,进一步提高国有企业活力和效率。

四是新治理。双星混改后,将继续以党建为统领,以“混”和“改”为手段,以做强做优做大为目标,强化股东会、放权董事会、完善监事会,不断完善法人治理结构,积极探索更加成熟、更加定型的中国特色现代企业制度。

来源: 互联网 责任编辑:TF002C
免责声明:
  • 注明“来源:企财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企财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;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企财网";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企财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:2274548118@qq.com

财经 | 双星三次创业:传统产业转型的典型样本

作为工业大省山东,一窝蜂去寻求发展新兴产业是不现实的,更需要 “老树发新芽”的传统产业改造提升。“新功能”不是“新兴产业”的同义词,它既来自于新经济的发展壮大,更来自于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。经历了赛道转换、智能化升级,再到现在着手进行机制体制改革三次创业的双星,格外具有典型意义。

文/《财经智库》研究员 袁雪  编辑/张燕冬

生长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人一定不会忘记,年少时有句口号叫“穿上双星鞋,潇洒走世界”。如今,双星仍然是青岛传统金花转型的优秀生,但其业务已经从鞋中脱胎换骨了。

双星的故事,既是一家企业面对快速变化的市场竞争环境,改变打法、遭遇挫折,从而最后找到一条道路的转型故事,也是新旧动能转换的一个典型案例。

作为工业大省山东,“一窝蜂”地去寻求发展新兴产业是不现实的,更重要的是如何让传统行业自生出新的增长点。“新动能”不是“新兴产业”的同义词,它既来自于新经济的发展壮大,更来自于“老树发新芽”的传统产业改造提升。

经历了赛道转换、智能化升级,再到现在着手进行机制体制改革的双星,对于当下中国经济的转型格外具有参考价值。

全面转行做轮胎

双星源自始建于1921年的维新织带厂,1936年日本人占领青岛后更名为福字胶皮厂,1951年更名为大元橡胶厂,为国家制造抗美援朝的军鞋,从此开始与鞋结缘。1956年,被国家命名为“国营第九橡胶厂”,成为国有制鞋企业。

2002年开始,双星开始逐渐摆脱运动鞋品牌的角色:2002年收购位于胶南的华青轮胎,2005年收购了湖北十堰的东风轮胎,一直到2008年鞋服产业全面改制后从集团分离,双星彻底转身深耕轮胎业。

企业的转型是为了腾挪空间,为自己创造出新的增长潜力,但对于双星来说,这一次的转身是从一个竞争激烈的行业,转到了另一个竞争同样激烈的行业。中国的轮胎行业非常分散,附加值低,再加之收购的两个资产都不算优秀,反而给双星带来了沉重的负担。

2015年,美国宣布对中国轮胎的 “双反”终裁,美国商务部终裁中国产轮胎存在倾销和补贴行为,相关中国厂商将被征收14.35%-87.99%的反倾销税和20.73%-100.77%的反补贴税。对双星等中国轮胎企业出口带来巨大影响,出口之路几乎堵死。

2014年以前,我国轮胎出口飞快增长,到2014年,我国轮胎出口数量已增长至4.76亿条。其中2014年,国内仅出口至美国的轮胎数就有近1亿条,出口金额也达到近40亿美元,金额比重占据了国内出口总金额的35%以上。以“双反”裁决为分水岭,截至2019年,国内出口至美国的轮胎数量下降至不足4000万条,出口金额也仅为11.32亿美元,较2014年时期下降了200%以上。

简单的更换赛道并不能解决问题,“如果要腾飞,必须要做引领未来的事”, 双星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柴永森表示。

柴永森曾任海尔集团常务副总裁,他将硬件不错,但因为观念、管理方面的原因而陷入困境的企业比喻为“休克鱼”,“激活休克鱼”则是他所擅长的:在海尔的生涯中,他曾几次让负债累累的企业重焕生机。2013年,双星遭遇挑战,徘徊在生死边缘,柴永森再次“临危受命”接手双星。

第二次创业:向“智慧型”转型

双星的第二次创业,源自对于卖低端廉价轮胎行不通的彻底认识,开始了以从“汗水型”向“智慧型”为主线的转型。

根据柴永森的叙述,二次创业起始于2014年1月,集中精力做了四件事情。第一件事就是关停老工厂,直到2018年关停所有9个老工厂,淘汰了90%以上的落后产能。

接下来就开始筹建全球轮胎行业全流程“工业4.0”智能化工厂。

图片

青岛双星工业4.0示范基地

轮胎行业进行智能化制造的难点,在于其生产过程中原料形态的变化。轮胎的原料是粉体和液体,胶是液体,炭灰是粉体,经过密炼、压延、成型、硫化四个流程,形成轮胎成品。全球工业4.0的改造经验主要在处理固体,液体与粉体的配比问题是一个难点,因此双星只能自己创造智能物理信息系统(MEP)来解决这个问题。

工厂改造的最直接效果,是生产效率提高了近3倍,工厂此前需要将近1000人,现在不到300人;产品不良率降低80%以上。

建成“工业4.0”工厂的另一成果是促成了双星二次创业路上的第三件事:培育新产业。

据柴永森介绍,在建造智能工厂时,工厂里80%的装备和机器人都是自主设计和生产的。在这个过程中,培育了智能装备、工业机器人的产业能力,此外废旧轮胎循环利用也成为另一个新兴培育起来的产业重点。

二次创业过程中的最后一件事,是一个走向国际“蛇吞象”的故事。

2018年,双星收购锦湖轮胎,历经了双方达成协议、无责任终止协议、重回谈判桌等戏剧性转折,历时两年终于达成。双星获得锦湖轮胎45%的股份,并成为锦湖轮胎的控股股东。

锦湖轮胎是韩国第二大轮胎生产商,曾位列全球轮胎行业前十。锦湖轮胎目前全球设计产能约为 6000万条,全球范围内8家轮胎生产工厂。

这次收购让双星继续强化了二次创业道路上的两个重要追求:品牌与技术。

品牌方面,锦湖有更强的品牌溢价:假如米其林轮胎价格设定为100,锦湖的水平可以达到80到85,中国轮胎最多在55到65之间。中国在十年前就是全球轮胎大国,但并非强国,话语权和定价权缺失。

二是看中了锦湖在轿车胎方面的三大技术优势,即帮助降低油耗的低滚阻、不充气轮胎,以及代表着未来方向的智慧轮胎。锦湖的优势在轿车胎,双星在卡车胎,双星控股锦湖轮胎可充分发挥双方的协同效应。

双星所在的山东轮胎行业,从规模上是全国最大的,产量占据全国的半壁江山,根据山东省统计局2018年的数据,山东省轮胎生产企业达到192家,山东省共生产子午线轮胎占全国总产量(6.19亿条)的53.4%。

轮胎行业也是“大而不强”的典型,自然成为山东进行新旧动能改革的重要着力点。山东省提出了轮胎行业转型升级目标,即在整体产能基本保持不变的基础上,轮胎产业集中度、子午化率、品牌价值、质效水平明显提升。

可以看出,双星所做的几件事情,与这一目标颇为吻合。在改造提升传统产业这篇大文章中,如何以质量效益为中心,通过新技术、新产业、新业态、新模式,促进产业智慧化、智慧产业化、跨界融合化、品牌高端化,青岛双星的创业历程,格外具有参考价值。

制造老兵对智能制造的思考

双星的“二次创业”为公司实现跨越式发展开了一个好头。后续,双星仍要在“工业4.0”领域继续深耕。作为在家电制造业30多年的老兵,柴永森对于制造业的未来方向进行了很多思考,这些思考也与双星的下一步息息相关。

他将工业互联网分为工业中市场、工业前市场、工业后市场。工业中市场主要就是制造过程,智能工厂要能够有自己的逻辑,不断进行学习,自动形成生产指令指挥生产。

工业前市场则是研发和采购问题。双星耗资5亿元建设了全球研发中心,其理念是用“共享研发”的模式将全球的研发力量集合起来,解决轮胎研发中的难题。

此前世界对中国轮胎业颇多质疑,指摘中国在轮胎业的三大要素:配方、花纹和装备,要么就是模仿,要么是拿来主义。双星的智能研发网着力解决的就是整合全球人力资源,集中力量进行研发。在当前全球的大背景下,这一努力又对于供应链的稳定,避免卡脖子具有了新的意义。

工业后市场包含着三张网,销售网、服务网和胎联网。以胎联网为例,一旦实现轮胎的互联,一是可以走“卖公里数”的轮胎租赁商业模式,二则可以在轮胎维修方面做文章。这关乎传统制造业向制造服务业的转型,也可能成为双星未来的新增长点,如今则是在探索尝试中。

第三次创业:以“混改”为突破口

青岛双星的第二次创业,是以“创双星世界名牌”为目标,2020年度“亚洲品牌500强”榜单中,双星轮胎综合排名第323位,品牌价值576.98亿元,位居亚洲轮胎品牌第三名,领跑中国轮胎品牌。柴永森自述,下一步的目标是打造世界第一流企业,就必须进行体制机制的改革。

今年1月16日,双星开启“三次创业”,以混改为重要战略支撑点,以进一步释放“二次创业”智慧转型所创造的潜能。

这亦是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的方向。山东省在成立新旧动能转换示范区时提出,以混合所有制改革为突破口,加快国企“倒计时”改革,3年内省属企业混改户数和资产占比均超过75%,资产证券化率达到70%,改出“国企资源+民营机制”的新优势新活力。

双星的“二次创业”,用了5年时间,收入由不到50亿元到了200亿元;“三次创业”的目标,则是争取用5年的时间实现收入、市值、资产三过1000亿元。

实现向千亿规模企业的跨越,双星首先要继续深耕优势行业,同时继续丰富产品线,突破技术障碍,进军矿山胎、航空轮胎等,同时,还要大力发展新产业。

更关键的还是要靠体制机制的改革。“推进国有企业改革攻势”是去年以来青岛发起的15大攻势之一, 双星混改是青岛市属企业集团层面混改的突破。

2020年4月27日,双星正式启动混改挂牌。2020年7月16日,全面完成引进战投与员工持股的混改工作。双星混改引入启迪科技城集团有限公司、青岛西海岸新区融合控股集团有限公司、山东省鑫诚恒业集团有限公司三家战略投资者。 

混改后,双星集团由国有独资企业转为国有控股公司,股权结构变为:青岛城投集团持有41%的股权,启迪科技城集团持有35%的股权,融合控股集团、鑫诚恒业集团分别持有4.5%的股权,“职工持股平台”持有15%的股权。

“双星到了不得不改的时刻。”柴永森表示。

通过混改,双星突出四个新:

一是新战略。紧紧围绕橡胶轮胎、人工智能及高端装备、废旧橡塑循环利用三大主业和模式创新,实施智慧生态、智慧轮胎、智能装备、环保新材料的“三智一新”战略。

二是新资源。双星混改既坚持问题导向,又坚持战略导向,引进战略投资者,不仅引入资金,更重要的是引入支持双星实施新战略、打造千亿级企业的关键资源。

三是新机制。在引入战投的同时,加速开展员工持股,建立起“国有体制、市场机制”的新模式和“利益共享、风险共担”的长效激励机制,进一步提高国有企业活力和效率。

四是新治理。双星混改后,将继续以党建为统领,以“混”和“改”为手段,以做强做优做大为目标,强化股东会、放权董事会、完善监事会,不断完善法人治理结构,积极探索更加成熟、更加定型的中国特色现代企业制度。

关键词: 责任编辑:企财网
免责声明:
  • 注明“来源:企财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企财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;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企财网";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企财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:2274548118@qq.com

相关阅读